yabo88首页-如何评价2018的钱伯斯排名:谁是中国最顶尖的律所?

让我来回答这个问题,可能会有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的嫌疑,因为我从来没有上过钱伯斯排名。但既然有人邀请,还是要说两句的。说实话,以前还真不知道有这个排名。

原来一直呆在小所,只知道踏实做业务,服务好客户,相信天道酬勤,酒香不怕巷子深,思维传统,也不懂得营销。来到盈科以后,接触到了许多业界大佬,这些年也每年出去学习多次,学习别人为什么做得那么好?这时才发现,律师除了做好业务外,还要懂得营销,甚至可以说有时候营销对律师收入的促进作用,比律师学业务、做业务还重要,来得快。也就是这时候,知道了钱伯斯,也会收到申报钱伯斯排名的邮件。由于自己主要是做刑事辩护,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guks21.com/,钱伯斯而且自认为目前的水平太差,没有可以申报的案例或客户,所以才不敢申报。这两年的排名,盈科系的律师每年也都榜上有名,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但都知道,这些人在盈科都是赫赫有名的,都是有实力的律师,不管是业务能力还是创收能力,比我强了不知道多少倍。所以我对上钱伯斯排名的人还是很服气的。

至于这个排名是否客观、公正,我并不知道,榜上有名的律师,我只知道极少数,而且他们从事的大部分业务,我是想都不敢想,做也做不出。人生在世,争名夺利,很正常,有人追求好名,有人追求坏名。所以我能理解申请排名的律师,也敬重批评这个排名的律师。

今天看到了斯伟江律师的文章《天下名器,窃之不祥—— 评律师排名》,这是我很敬重的一位律师,虽然是知识产权的委员,但刑事辩护也做得很厉害。全文粘贴如下:

当我早上说要评评钱伯斯排名时,朋友圈里面分成两派。一派说,你这是砸场子,得罪人多去了。亲者痛仇者快,别写。另一派说,快写,搬凳子。显然,后面一批就是看热闹的。

其实,这都是以非钱伯斯上榜者的心态在评价。你说,人家第一等律师所的人,怎么会这点自信都没有呢?钱伯斯难道是一篇文章能点评倒的吗?人民网说:网民应该明白网上谩骂骂不倒党和政府。钱伯斯不能和政府比吧?

对有钱的律师或律所,去一个商业性机构,花钱买个名头,用来做装饰或广告,我没啥意见,也不能有意见。但头衔最好客观一点,中国商事第一等律师事务所或第一等律师,北京、上海地区第一等律所,还有第二等、第三等律所和律师。自愿去参评的人被评为三等律师,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取其辱,但没上榜的其他的律所或者律师是不是就意味着第四等或不入流?这损人利己的行为,是有可能构成不正当竞争的。

其次,评选真的公正全面吗?是从所有的律师事务所来评,还是必须花钱成为会员或者参加一些活动之后,才能有资格参与排名?钱伯斯真的从中国所有的律所那里拿到案例或者对律所的评价吗?如果不是全国范围内评选,能用“中国第一等”、“北京第一等”这样的字样吗?《广告法》还规定,广告不得使用“国家级”、“最高级”、“最佳”等用语;虽然钱伯斯不是这样的用词,但实际上所谓“中国第一等”和“最佳”有多少区别?

看了一下钱伯斯官方人员的访谈:评选流程是:1,律师或律所自己申报;2,自己提供客户作为推荐人,并提供自己的工作材料;3,钱伯斯来审核。

那么,钱伯斯干的活是:1,访谈客户;2,评估(申请人)最近的工作;3,发布榜单。

这里面看着很干净,但显然没有看到钱,钱伯斯的钱。和钱没联系,那钱伯斯怎么活呢?钱伯斯本来是一个英国律师,干了这个活连律师都不做了。当然,以前评的中国百强律师榜,大部分律师要花钱,但也列了几个不花钱的大律师,以资证明,不完全靠钱。套路是否一致,难说。

钱伯斯这个发布的榜单,评选范围只属于申请的律师或者律师事务所,所以实际名称应该是《钱伯斯中国地区提交申请的律师事务所排名榜》。上榜的律师或律所,也不要用中国第一等这样的说法,正确的头衔是“中国地区申请律师排名第一等”。这样,大家都明白,哦,你去申请了,然后人家给了你排名。

当然,最好也能说清楚,该律师事务所在钱伯斯的活动中,花了多少钱。这样让大家更明白,这是商业性支付后有的排名。当你的头衔是花钱买来,也不损坏别人,我觉得,人民群众和政府都会喜闻乐见的。人民说,他们的钱,爱啥啥。政府说,鼓励消费。所以,张庆方博士说,这是花小钱,骗大钱。我是坚决不同意的。

其实,钱伯斯排行榜还不是最牛的,毕竟限制在国内,用词也颇斟酌。我看到还有“”亚洲最佳XX律师“”,我每次看到这个排行榜,都在想,尼玛,朝鲜人民同意吗?印度律师同意吗?日本、韩国、蒙古呢?这个怎么评出来的呢?我估计也和钱伯斯差不多。

以前看过一篇文章,说中国房地产市场宣传上,“没人在意你是否有才艺,也不需要知道你到底是做什么的,只要你有一张外国人的脸,就会被放在舞台上表演,或者在房地产活动中扮演建筑设计师、乐手等角色,其中,白人备受客户欢迎”。“大卫愿意把‘那种氛围’比做动物园,这些外国人成为‘伪装者’,更像是善于表演的猴子,之所以受欢迎,是因为他们是白人。他们自称‘白猴子’”(见《靠脸吃饭的洋面孔:那些年,我在中国做“白猴子》)。为什么崇拜洋排名,无非是三个自信没学好。

其实,既然有白猴子,肯定也有其他猴子。什么XX优秀律师啊、西方大律师啊,反正只要市场在,这种官方的非官方的头衔都会出来。有的靠关系,有的靠钱。当然,你也不可否认,无论是钱伯斯还是西方大律师,其中不少还是有些实力的,但实力到底有没有武林第一等,实际上是没法说的,因为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正因为没法说,其实,也是无法评的。政府和律协只要管好是否符合法律和职业道德。其他的,交给市场。市场要评选,也要明确标准,公示充分,不要误导业界和非业界的人员。

当然,我写这个文章,就有人说,是你没评上,嫉妒。要是我小弟浦志强在,一定会说,是的,我就是嫉妒。但我会说,你看看,人家都要去申请的,我还需要去申请吗?需要的话,自己弄一个斯伯钱万强大律师第一名当当,根据自己定的规则,不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吗。你们啊,土羊土森破。

我首先是希望不要进行不正当宣传。其实不是中国第一等第二等,而是申请的小圈子里评的;最担心的,还是这些行为对律师行业的影响。大律师大律所可以花钱去弄这些第一等,第二等的,年青律师会被这个不正常的市场压制,市场会被这些不当宣传引导,而且,由于排名或和钱有关,拜金风气会更盛。

律师绝大多数情况下,就是一个工匠,手艺好不好,客户知道。市场上宣传越多的,和手艺未必有关。大所也未必手艺好,小所也未必手艺差。武林派别,华山派岳不群老师名声在外,不也败在很多人手下。很多默默无闻的律师,或许就是扫地僧。一句话,人在江湖,都别装X。白猴子,红猴子,上了电线杆,大家看到的,都只有XX。

(特别声明:浦志强说,因为他的名字在上面,“”你可以署我的名字,算咱俩写的“)。

接着,又看到了另外一篇文章,律师熊定中向上海市闵行区工商行政管理局举报钱伯期排名,举报信如下:

昨天上午看到自己获得了钱伯斯奖,因已经连续四届获奖,也没有觉得什么特别。下午看到了斯伟江律师《天下名器,窃之不详》的一篇雄文,当时也只是付之一笑,但今天却发现,朋友圈里在热炒,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作为涉嫌盗窃斯伟江律师名器的嫌疑人之一,谈一谈自己所了解到的钱伯斯奖的情况,也算是兼听则明吧。

记得四年前,突然从同事口中知道自己获得了一个钱伯斯奖,深感诧异。那时我对钱伯斯奖并不了解,既未申报,也未像斯律师说的那样花钱购买,于是上网查了查,才知道钱伯斯是全球权威的法律评级机构,又看了看中国上榜的律师名单,其中很多都是我非常钦佩且心向往之的专业律师。觉得这个奖还是很特别的,这个钱伯斯是有点意思。此后,虽然四次上榜,但这四年里也渐感麻木。只接受过一次钱伯斯的访谈,谈的是关于对山东其他律所的了解,从未收到“钱伯斯”收钱或变相收钱的要求,更没有向该机构送过一文钱(呵呵,有点不厚道啊)。我想,像我这种既不在律协担任什么重要职务,也不是什么大律师或斯律师这样的公众人物,仅是偏安于山东一隅的普通律师,都没有申报或交纳任何费用而获此奖,那些业界的大律师们,真正的专业律师们,更没有那种交钱去购买的必要或可能吧。不知斯律师的结论如何得来?

退一步讲,即便是获奖者因申报而获奖,难道仅因斯律师这样的大律师不屑申报就降低了钱伯斯奖的权威性吗?萨特不屑于领取诺贝尔奖,但谁又能否定诺贝尔奖的权威性?中科院院士、工程院院士、奥斯卡奖都需申报才能评选,谁又能否定它们的权威性呢?当然,北大的饶毅曾经评选中科院院士落选而表态再不参选,但后来积极参选,又评上了,也是挺有意思的(也只能呵呵了)。

当然,以上说的这些大奖,评选就那么绝对客观公正吗?就能够涵盖所有优秀人士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世界上从没有绝对的公正,任何公正都是相对的,就像钱伯斯奖,肯定有一大批优秀律师没有入围。当然,也不能说所有入围的人就必然优秀,譬如本人就很一般(有点自谦啊,呵呵),但如果仔细看一下获奖名单,再查一下相关律师的业绩,不得不承认他们绝大多数是中国优秀的专业律师。因一叶而障目,因个别而否定一般,又岂是理性思维?云台28将,邓禹排第一,冯异排第七,世人大多不认同;唐宋八大家,建安七子,也并非同样优秀,甚至差距很大,但谁又能否定这个排名的权威性呢?

再回到斯伟江律师,虽素未谋面,但因曾看过他代理“李庄案”的辩护词,非常佩服他的勇气和辩论的缜密,其中一句“决嘉陵之波,流恶难尽,罄歌乐之竹,难书其罪”,更是令我非常赞赏他的才华(虽抄自《旧唐书·李密传》中“罄南山之竹,书罪未穷;决东海之波,流恶难尽”)。我想他的能力与水平毋庸置言,但作为公众人物,并且一贯以有操守自居,又岂能在没有调查取证的情况下,任意评判,妄加揣测,恶语相向一个全球公认的奖项并不惜伤及众多同行?王朔先生说过“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对社会上一切的事情,非要往最下三滥的地方想才安心”,不知这种思维方式是斯律师个人的悲剧,还是当今这个社会最应令人担忧的地方?尼采说过:“我感到难过,不是因为你欺骗了我,而是因为我再也不能相信你了。”

斯律师,我感到难过的是,一向以追求普世价值自居的你,是否深刻理解亚里士多德所说的人的六大美德?是否懂得基督教教义所说的理性是神性,感性是兽性?你是否又懂得中国的律师本就在夹缝中生存,社会美誉度本就不高,我们理应抱团取暖,又岂能肆意伤害甚或诋毁?更何况受伤害的大多是在兢兢业业做专业的律师。诚然,也正如你说的,钱伯斯奖是骂不倒的,上榜的律师是有自信的,但即便如此,如此感性的发言,也摆脱不了你的自我甚或自恋的嫌疑。我一直认为一个人对一些事件和事实的真实看法都是内心世界的真实映射,反映了一个人的世界观,也反映了一个人的格局与境界。因此,我想对你说,斯律师,你让我失望了!

利益相关:某细分领域某地区上榜律所小小合伙人一枚,本所已连续数年(数目大于5)上榜。

据我所知,本所确实从未申报参评过,更未向钱伯斯支付过任何费用。本所主任都是在上榜3年后才注意到这上榜的事,直到去年才因为要获取之前数年上榜的证明和钱伯斯的编辑联系了一下。

但是我看斯大律师的文章里提到,钱伯斯的工作人员自述律所参选需要自荐,这个我就不晓得是怎么回事啦,难道是某位同事深藏功与名?还自掏腰包缴费?呵呵,以我们各位同事的收入水平我感觉这个可能性几乎是零啦

这个榜单评了好多年,之前好像都没什么水花的,基本就是律师小圈子里面自娱自乐。今年突然出现的争议特别多,我猜可能是动了某些人的奶酪,所以有人开始带节奏吧。

之前我们发现客户做法律服务招标时,以钱伯斯等榜单入围为加分项的情况越来越多了。招标采购法律服务的往往都是大客户,是否有加分对能否中标影响还挺大的,对律所的业绩也有一些影响吧。(顺便吐个槽:我们所因为规模太小,总是达不到招标要求,所以即便进了榜单也白搭,其实那些大所中标后也都是某个特定团队去提供服务好么,说全所几十上百人全都进项目组有人信嘛?)

问题是,我们这种一个一个案子做出来的业绩,一页一页意见赢得的口碑,在这种带节奏的情况下被误伤,真的很窝火好吗?!

北京时间2017年12月7日晚,著名法律评级机构钱伯斯(Chambers and Partners)发布了《2018亚太法律指南》(2018 Asia-Pacific Guide),智合法律新媒体独家首发中国地区最佳中资所律师的排名。

钱伯斯排名是指总部位于英国伦敦的钱伯斯法律评级机构自1969年开始向世界发布不同国家的律所与律师排名。

看明白没有,评选范围只属于申请的律师或者律师事务所,哪怕你再优秀如果你不申请,你就不是优秀的!

而且,为了多收钱多让律师上榜,排名越来越细分,奖项也越来越多,总之,榜上有名的越来越普遍,当然含金量也越来越低。

律师的活其实就是工匠活,把太多的精力放在宣传上,不一定能为你委托的客户带来切实的利益!

对于客户来讲,最主要的还是看律所活律师能否实实在在帮你解决问题,至于他们的名声其实与你没有多大关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